naturelykame

想念

冯欧阳婷:

好怕某天你双手紧握
掌心里渗出我灵魂失魄
  --《最短的诗》

特別喜歡危笑老師理解的龙哥~

麻辣牛肉:

你的“宣之于口”,你的“说到尽兴”

和昨天一样,今天是信息量爆棚的一天。真的觉得磕什么都不如磕他的创作来得过瘾。
在看过现场、节目、花絮以后,一直觉得龙哥对于《丑》这个作品里深沉的心思,对危笑并不是和盘托出的。他们两人在一种很微妙的关系和默契里进行的创作。他提出几个点,危笑给了一个框架,然后他和危笑各自填进去自己的东西。这个过程里,危笑对龙哥“告白”的意图至少有百分之三十的心领神会。对于这个艺术作品我还是不想深入解析,因为有太多牛人分析过了,以我的艺术造诣远远不及。所以我们还是专注磕糖:

一、对于关系的描述
采访一开始,危笑直接就点出了“一龙先提出了几个元素,比如小丑的形象、歌曲的选择、纯真的孩子等。”这句话打消了之前大家怀疑选歌不是龙哥的疑虑。也就是说,龙哥在决定关键元素的时候,脑子里就已经有了完整的意图。他很清楚要用这个作品说明什么,接下来需要危笑给个故事框架把它搭建起来。而危笑说“他提出这些元素后,我才想出来故事的框架,然后跟他进行了沟通和讨论。”也就是说,他按照对龙哥提出元素的理解,先构建了故事框架,才去和龙哥沟通的。那么这个故事,起初里面就不是只有龙哥一个人的东西,他有危笑本人要表达的东西,而龙哥要表达的东西,是在后来剧本完成、表演成形逐渐越来越多的呈现出来,甚至最终正式表演的时候才通过自身的表演完全表现了出来(等会细说这个)。对于剧中人物关系,也就是龙哥提出的孩子,危笑说“
如果两个人的关系是一张白纸,那么关系的形成会更加纯粹。而如果能写出这种微妙关系形成的过程和情绪,并且能让观众觉得有意思,对我来说,这更诱人。”他并不要父女关系这种确定式的羁绊,他希望两人的关系是逐渐形成的,让观众去解读。这里我在想,龙哥之所以想要一个孩子来展开人物关系,恰恰就是危笑理解的这样,他希望这个关系本身是不存在的,不能被明确定义的,因为这样,有一部分观众(譬如我们)就会通过故事进程和情绪表现来猜、来推测他们的关系,而不局限于这个对手是代表过去的他自己或是一个明确的关系对象。他只有留出这样的空间,我们这些人才敢去猜想去联系他和小白的关系,才敢去仔细探寻他想做的告白。

二、“我没有权利给出答案”
当被提问观众对服装和道具等细节也进行了细致的分析。这些分析跟你的创作初衷有没有契合的地方?危笑说“肯定是有契合的,但我没有权力给出所谓的答案。”他对没有给出观众答案的理由是“因为我一旦回答,观众的解读和想象力就会戛然而止。” 我们都知道,整个作品最重要的道具就是玫瑰,音乐是玫瑰人生相关的曲目,对于如此贯穿始终的重要线索他说没有权利给出所谓的答案。为什么?想想上一期的《逢》,他明确的回复粉丝的分析,承认小九月最后拨动钟表就是因为后悔没有认出丑而想回到过去。对于另一个作品里关联丑的线索分析他都能实名回答,为什么对丑中这么重要又明确的道具线索却说没有权利给出答案?我在想,因为这个线索过于显眼了,大家都会来解读,而危笑的答案是他自己的答案,他能感觉到或者知道龙哥有他自己的答案,但是这答案无论如何也不能宣之于口,所以不管他怎么回答,对龙哥的心意都不够尊重,而我们这些观众也会因为他的答案而停止去探究龙哥的表白,也就是他说的“观众的想象力会嘎然而止。”他不能这么做,他没权利回答。

三、隐藏的密码
危笑说“这部作品中隐藏着的一些或有或无的密码,甚至是我自己都没有解开的密码,而我只是向周遭提了一个问题,大家愿意来解答,说明这个问题有一定的价值。”这段话让我心中一阵,作为作品的创作者和导演,他说有些密码他也没有解开。这就恰好印证了我的想法,龙哥和危笑“你一搭,我一搭”的创作里,有两人共情和心意相通的部分,也有龙哥保留的部分。而正如危笑所说,“他并不会像我这样把所有的情绪用语言和文字描述出来,但他会明确地知道,在某种情绪里应该怎么表现,他可以把我在文字中不确定的东西变成确定性的肉身的演绎。”坯子、框架并不是龙哥自己的东西,那是危笑给的,龙哥不能通过故事、语言、文字表达他要说的东西,他所做的、能做的,是通过细致入微的表演,一个眼神、一个神态、对待道具线索和对手细致入微的情绪刻画来表达,这里面就会有太多即兴发挥的东西。记得一个花絮里他说,不上妆他就不是那个人。也就是说,不管是在创作讨论还是沟通和走戏的时候,他都不是丑,他都不是在完全表达他深层次的意思,他都刻意或下意识的保留了部分,我的理解自然是告白的部分。也因为这个保留,危笑才或真或假的说这里面有他解不开的密码。

四、“我们能不能不解释”
危笑说节目组本身是想要他们多解释的,“但一龙跟我说:“笑哥,我们能不能不解释?”在花絮里,被问到作品主旨,龙哥也说这没法深入解释。我们平时看龙哥访谈,他其实并不是一个习惯点到为止的人,比起小白的拿捏分寸,他其实对于“说实话”这件事反而显得更坦荡和无所谓。但不管是镇魂还是丑,他都不愿意做过多的解释。而采访中危笑说“作为一名演员,最怕的就是被人误读,但他竟然不怕在这个作业里被误读。”龙哥不怕被人误读么?在对待过去的作品里,只字片语我们都能感觉到他是有遗憾的,对于自己想表达的角色人物没被观众理解和接纳,他并不是无所谓的。而对于镇魂和丑,他反而不在意了,我有种感觉,与其说他不在意误读,不如说因为他不能把心思坦荡说出来,所以更愿意、更希望让我们去解读。

五、关于龙哥给危笑的惊喜
在花絮里一个镜头,危笑特别特别的说龙哥给他太多惊喜了。采访中他说“他的正式表演给了我更多惊喜。在排练时,很多细节他没有给出,但化了妆、上了舞台后,他的细节全都出来了,有很多动作和细节都是他自发的。”看到危笑着一段描述的时候我激动的想哭。在我心里,这也许是上面所有猜测的佐证。从龙哥和危笑开始沟通到演出当天,是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的,连小九月都为了入戏提前半个月进了龙哥剧组。按照幻乐里其它作品的排演方式,大到一个走位,小到一个表情都是反复排练的精准,剧本也是反复修改。而危笑说,在排练的时候龙哥很多细节都没有表现出来,直到真正的演出。我兴奋的想,龙哥莫不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好把所有心底里的秘密剖开给一个人看,正式的演出是唯一值得的也是能这么做的场合。因为只有正式的演出,对方才能看得到啊。演出当天,他化了妆变成了丑,这个丑的面具让他可以以艺术之名把所有的心思和情感都藏在后面。他用细致入微的表情,让我们看到玫瑰花瓣的重要,就算前期再刻意遮掩也让我们无法忽略玫瑰的意义。他用深情无比又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小九月的身后,让我们直觉的感受到那些歌里的情话是想要对着一个人诉说。这所有的一切,我们作为观众感受到了,也许正是他不要解释的原因。这种完全的感情喷发式的表演让危笑都觉得惊喜,因为他不止演出了危笑对于作品创作的本意的那部分,还演出了危笑之前并不明确的东西,那是他自己的东西,他忍不住宣之于口的情感,他想拼命说到尽兴的情谊,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告白。

又啰嗦了这么多,这次真的纯属个人愚见,我也是个门外汉,幻乐对我来说是个特别的存在,就总是忍不住关注和激动,咱们还是圈地自萌。有兴趣的姐妹可以找之前我写的的《逢》的分析和《丑》的现场分析一起连着看哈。




Both of you are still in my mind !

冯欧阳婷:

我许愿朗朗世界明净如雪
我自在与你笑谈岁月
唇齿间我轻问你说的永远
好像就在我的身边
  --《许愿》

天.....  啊.......

是bygg呀♡:

今天看到有姐妹发这张图,正好刚刚去学了手语,下意识对了一下 然后 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是X 一个是B啊啊啊啊啊
而且lg的顺序就是xb啊啊啊啊啊啊
好的 我懂了 我去堵门_(´ཀ`」 ∠)_谁让我爱你们
(手语对照图见P2@

🎂🎈🎊🌹🎉🎁❤️ 我親愛的龙哥,您在哪兒,我的祝福和支持就在哪兒! 身體健康+平安喜樂+一切順心+打球開心~ ❤️❤️❤️

Cosimo:

小马生快~

图二为之前欠的,庆祝动作合集

图源忘了……侵删😂

泡泡龙:

快本路透(存图)

以及为龙哥的男友力鼓掌!!!

【分析】从吃鸡直播看xb的保护欲

Mark

Cocoa:

勿转出lofter!


以下纯属个人瞎分析!


时间:6月11日


为什么好多人喜欢玩游戏?因为游戏是一种角色代偿。在现实中不容易实现的角色,会在游戏中实现,而且游戏中没有那么多的约束,会放大某一方面的特质。其实有好多地方都能体现xb的这一特点,之所以选择吃鸡直播分析,因为一旦进入游戏,就会呈现一种非常自然的状态。


白主播毕竟是想当电竞选手的好演员。


 


在这里只分析第一局,基本上能看到的点都看到了。


 


xb照顾lg在全程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一直在践行保护lg。而lg全程四种动作:舔包,喝饮料,给sy言语解围,在凉凉的边缘顽强挣扎....


 


先从换装开始,这里也很微妙了。lg是后排长腿妹子,xb是黑人大叔。他刚进来的时候是穿全套的,然后看看这操作,变成了光着上身。可能有两种原因:不要让lg那么尴尬(lg在后边说有些尴尬),在某人面前要man一些。这就是男生一种很微妙的心态了。


 


 


【还没有正式开始】


小姐姐:你们是第一次一起吃鸡吗?


lg:不是,但是我们没有默契。


xb:怎么没有默契,默契很足,好吗。


(请大家牢牢记住这个对话)


 


xb:龙哥,有人问你为什么这么帅?(这么多弹幕,你就注意这一条了....他真的非常吃lg的颜)


lg:你帮我回答一下。


xb:我怎么帮你回答?人是问你。(这对话有没有很熟悉?)


 


xb:龙哥要不要三级甲?(第一个三级甲,给他lg)


 


【Sy第一把没注意,很快凉了】


xb:龙哥,就靠你了。


Sy:没事儿,还有小怪兽。(sy啊,xb不是这个意思啊,怪不得你老是尴尬)


 


【品一下他们的对话,类似的有好多】


他们俩说话时,很多时候不带称呼,而两人能精准的接到对方的话,这默契也很足了。


 


Lg:我现在给你分一个急救包。


Xb:我有四个急救包。


 


Xb:龙哥,喝可乐吗?


Lg:我有,我不要。你要吗?


Xb:我有。


Lg:你可以分我个急救包。


Xb:可以。


 


Xb:你干嘛?在秀你的上车下车技术吗?(lg第一次上车没成功,xb很暖了,没有直接说怎么没有上来,他是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


 


【品品xb的小心思】


Lg:老白,你车技行吗?(龙哥车技不怎么样)


Xb:开玩笑,老司机。(xb的这种小心思,绝对不能在lg面前表现得菜,毕竟是要保护他lg的人)


 


打游戏的人可能感受更深,在争夺输赢,争分夺秒时,还有心思逗别人玩儿?谁要干扰一下,甚至配合不到位,都恨不得按在地上摩擦。我们的小白同志,注重输赢的一个人,又是撞lg,又是朝他扔闪光弹,还暗搓搓的给了一拳,还站在山头指点江山?


 


Lg:你要把我撞死吗?


Xb:你是哪个?这个吗?


Lg:你干什么?


Xb:(大笑)不要救他,龙哥,唱首歌。唱首歌,快!(他喜欢cue lg多出境)


Lg:你竟然攻击队友?


Xb:没有,我刚上来,不小心。(你明明是故意的,看着撞上去)


Sy:看来私下并不和睦啊。


Xb:没有没有。(参照前边,xb不喜欢听他俩没默契,不和睦)


 


龙哥在指点江山这里莫名其妙,问他干嘛呢,小白说看是给sy打下的江山,sy接了句可惜我看不到了,内心OS:关我什么事儿?小白说完,并没有接sy的话头。他俩的没默契和默契十足。


 


Xb:龙哥,这就是我们为sy打下的这座城。


Lg:你要站在那儿干嘛?瞭望远方吗?


Xb:就这座城!(和lg站在高处,指点江山,有一种什么感觉?为你打下的江山既视感,前边换衣服的微妙感觉又出现了)


 


Lg:哇~哇~(怪兽开的车撞到车头了,lg在这车里)


Xb:没关系,没关系,不重要。(本能的先安慰人)


 


Xb:我看到了,就在正前方,但是……


Lg:被舔过了?


Xb:的样子。(接话的技巧了解一下)


 


xb确实是追风少年啊,开敞篷车,骑机车,外在狂野,内心细腻。想骑机车环岛台湾了解一下。


换车的时候lg也想坐在敞蓬里,xb说不安全,让他到吉普里。


 


 


【这里是最戳我的一个地方】


注意小白的动作,在lg刚刚喊出老白同志时,他已经本能有了停的动作,因为是电脑操作,跳了一下,之后停下并转身。这是最戳我的一个点。详细解释一下。我们曾做过一个小实验,叫一声你的父母,或者爱人,或者朋友,看看他们应答你的时间间隔,是否回头,是否转身,是否停下手头的动作等等。其结果有一点,体现出了一种重视程度。当然也要排除没听见或者走神等的情况。结果很有意思。在这里,小白第一时间停下,回头,转身。在游戏场景中,你完全可以让角色继续跑动,回答一声就好。可见其重视程度。而他在打游戏时很专注,不怎么喜欢应答别人,参照尴尬的sy。但他在全程都很关注lg,感觉一半心思在游戏上,一半心思在lg身上。


 


 


第一把,两人在决赛圈凉凉。


lg第二局凉的早,在一边很无聊,在全局结束后,xb还在自责没有保护好lg。


他们俩人对同一个话题,经常不在一个点上,但却默契十足。最开始的对话,他们俩人关于默契的定义不一样。lg觉得不默契,是因为他们的游戏观念不一样,lg很刚,直往前冲,他要一起扛扛扛着,更享受过程的酣畅淋漓。xb觉得默契,是他的保欲在起作用,他在整个游戏过程中很注意保护lg。而他的游戏观是注重结果,注重输赢。他认为,一起玩儿就要带lg赢,所以出现伏地魔的情况。他们对对方的游戏风格很熟悉,一开始,xb就要把三级甲给lg,因为lg冲的太猛,不注意保护自己;而lg一开始就对xb说,我们是要苟一些吗?而在游戏过程中,他们两是有中和的,一是照顾到了对方玩游戏的情绪,二是照顾到了直播效果。在两个高手带他们的情况下,并没有时刻跟着,他们俩人的游戏视角,基本上都能看到另外一个,sy的视角不常看到他俩人。他们打游戏,有一个屏蔽场,sy估计感受到了,全程几次尴尬。就看他俩玩游戏的这状态,平时没少一起玩儿,而且完全没有发布会上的不自然。


 


说俩句题外话


xb抱小孩的动作真的是暖到了心里,拍硬照范儿十足,平时生活中就是一个邻家哥哥,虽然现在大火,但是一直保持初心,他确实是一个非常真诚,温柔,细腻的人。他很注重别人的感受,从各种小细节中都可以看到,自然而然。


lg不喜欢与别人肢体接触,不知道最初是因为什么有这种判断?进而成了他的一大人设?本人完全没有看出这一点。就仅拿吃鸡直播来说,他对sy的肢体接触都是非常自然的。开始打招呼有一次,结束采访的时候有一次,而且都是主动的。至于接触时间的长短与位置,熟人与不熟的人肯定有区别。他说话少,更多是因为该说的都说了,没有长篇大论的必要。而在他的专业领域能游刃有余,侃侃而谈。他说场面话也一点儿都不含糊,只是有没有说的必要。在直播中,sy尴尬的时候,lg就在救场,也挺会开玩笑的。

想念.....

陌殇:

我的少年郎们,

你们还好吗?

先Mark 一下! 有空研究研究!

永远守护居白老师和镇魂的鬼魂:

生日密码解读性格……
前三张小孩儿的,后两张大哥的
我就是一向觉得星座很准,反正我自己看自己的觉得大部分还挺准的…但可能也有很多不准的地方,这种东西本来救属于某种统计学……
哇,小孩儿真的是自我牺牲的那一类人啊,大哥可得保护好他……一开始老说要保护大哥也是很像他了……龙哥笑看人生也很稳啊……

這兩位大哥也太浪漫了吧!!!!!!!  我一個女生完全甘拜下風.....

塘生春草:

佩索阿真的挺冷门的,我朋友圈里文青居多,做了个小调查,听过他的没几个。如果by和lg确实都读过他的诗,这真是惊天巨糖……(除非他们学表演的时候佩索阿作品在必读书目里,那就当我没说。)



推断他俩都读过佩索阿的前提有二:


前提一,by在公司团建读佩索阿《我从火车上下来》的信息为真。此信息来源为兔区。虽然兔区经常爆假料,但是读诗这个细节我看不出造假传谣的必要性。据说兔区原帖标题就是“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是一栋纯粉楼,估计是因为cue到了宇宙,纯粉才兴奋发帖的?


如果是编的,让我们分析下编料人的身份:


a. 纯粉,编料是为了说明哥哥对自家粉丝好,团建都cue自家粉。emmm如果是编的那这位纯粉挺有文化的,而且他各种活动上cue小宇宙也挺勤的,没必要再编个“公司团建读诗cue小宇宙”的梗吧?


b. 双担或rps粉。这个细节确实对rps粉有重大意义,但得是在对两位正主的梗都很熟的前提下才能“编造”,时间上也要吻合,就是说兔区楼出现时间需早于hy副标题初次大规模曝光时间。兔区爆料开帖时间有姐妹能查到吗?是hy副标题曝光前还是曝光后呢?这个待考证。


补充:感谢评论区 @遇龙 辛苦查询,兔区楼最早是9月5日。


遇龙还在微博搜了关键词,最早出现是,“你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请以玫瑰的方式读诗”,8.29。



我看了下,hy微博第一次cue到lg是922,但完全没提到副标题。hy录制是829。节目创作开始的时间点不会早于84青芒节。如果是有人看了hy录制再编兔区楼,甚至是工作人员编楼,这可能性太小了,也没什么必要性。



前提二,hyzc表演的副标题是lg自己取的。这个可能性也很大。hy内核是lg给的,副标题这么重要的东西,他没理由假手他人来决定。


如果是导演提供的建议,lg听了觉得挺好才同意加上的,那我们得来聊聊在一个明面上与爱情无关的表演里加一句情诗作为副标题的必要性……啥?《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不是情诗?你觉得他们会不查整首诗和诗人生平、写作背景就随意引用吗?啥?“你”可以指代一切美好事物,比如故事里的卖花女童?emmmm好吧,硬要这么解释也行hhhh。



另外刚刚重刷剧说采访还看到一个巧合,采访者让小白说早安晚安,小白是这么说的:“晚安,希望你梦里也能梦见我哦。”



都是高缘罢了。



以上均为脑洞,推论不严谨,勿升真。



另外说句题外话,看帖的姐妹们如果经济允许,就一起来挽救一下小白妮维雅礼盒的预售量吧: http://tangshengchuncao.lofter.com/post/1e38423c_12b1a0c1d


麻辣牛肉:




藏在边角的他的心意

(纯脑洞推理,勿当真)

这几天所有的关注点都在反复推敲幻乐上,忽略了好多青藏高缘,因为我认为,比起各种揣测的巧合,费尽心思的艺术创作更能表达人的真心。每一个艺术作品,对于创作人员来说都是一种情感宣泄或者心底呐喊。它比现象更值得推敲也更可信。一直不敢深入到每一个画面细节去解读《丑》这个作品,觉得自己对戏剧表演的见解并没有超越主创人员的那种高度。
千人千解,总容易过度解读。所以更愿意从录制周边和细枝末节悄悄的自嗨一下。今天说三点(很长很啰嗦):

1、闺蜜阿里里提醒了一个关键点给我,瞬间有种血液逆行、醍醐灌顶的感觉。咱们说说关于LG的“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这个副标题和BY的“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
“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这是葡萄牙诗人佩索阿的一首诗的标题,这首诗歌被收录在随笔集《惶然录》里。这首诗前半部分和《丑》的人生哲学非常符合,而后半段就是重点:“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我习惯孤独而不习惯与人相处。我爱你,犹如爱落日和月色,我想留住那些时刻,然而我想占有的,只是占有的感觉。如果你问我,我是否快乐,我会说,我不快乐。”诗人佩索阿是一个典型的柏拉图论者,人生中只有过一次恋爱,终生未婚。如果LG是这部作品的主导(应该是,一会儿推一下),就他一贯的阅读习惯和给人气质上的感受来说,提出这首诗作为一个创作元素一点也不稀奇。巧合的是,在前不久BY的YX团建会上,在轮流念诗环节他念了“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这一句。很多人知道这句诗是佩索阿的文集《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标题,其实它不只是一个收录文集的标题,它是该文集里第335首诗《我从火车上下来》的最后一句点睛之笔。这首诗如果自带滤镜读的话,绝对会连汗毛都竖起来。仅从前半段来看,这不正是白居二人在生命的旅途中,两人短暂相遇又离别,彼此都是对方的偶然事件这个意境么。
译文如下:
“我下了火车,
对那个我遇到的人说再见。
我们在一起十八个小时,聊得很愉快,
旅途中的伙伴,
很遗憾我得下火车,很遗憾我得离开
这个偶遇的朋友,他的名字我从来记不起来。
我感到我的眼睛满是泪水……
每次道别都是一次死亡。
是的,每次道别都是一次死亡。
在那个我们称作生活的火车上
我们都是彼此生活中的偶然事件,
当离去的时候到来,我们都会感到遗憾。
所有那些人性的东西打动我,因为我是人。
所有那些人性的东西打动我,
不是因为我有一种,
与人的思想和人的教义的亲缘关系,
而是因为我与人性本身的无限的伙伴关系。
那个怀着乡愁,哭着
不想离开那座房子的女仆,
在其中她曾被粗暴对待……
所有这些,在我心里,
都是死亡和世界的悲伤,
所有这些,因为会死,才活在我的心里。
而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

BY念诗这件事的具体时间我没有证实,但至少是在幻乐播出之前。究竟是巧合的两人碰巧都喜欢佩索阿且把他的名作记在了脑子里,还是一个人推荐了另一个,又或者两人共读了都有可能,但更令人兴奋的是,他们在前后相隔不久的时间里,昭然若揭的同时出现了,一个在聚会上,一个则告诉了全世界,而这两首诗,太不可深入解析了。

2、说说这个故事的创作。

从周边花絮我们看到LG和危导开始接触沟通是在芒果节唱完《小半》,他们有充分的时间了解彼此和沟通。从现场互动来看,其实比播出的时候显得俩人要亲近和熟络的多(现场其实LG有碰手臂、搭肩、两人拥抱此类动作,播出的时候除了一个不默契的镜头几乎都剪掉了。LG和不亲近的人不会肢体接触)。我猜测,危导、何老师,LG,在芒果节之后就已经在沟通幻月相关事宜了。老何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从快本开始,明的暗的对白居的态度不用多说。这里想说一下危导。危导在和LG的合作中显示出了非同寻常的配合和支持。在录制现场他就不止一次的强调过这个核心是LG自己的东西,当时LG化妆去后场,台上只有老何和危导,老何问作品的创作,危导就并没有说什么直说这些其实核心的东西是LG自己的。而这两天各种优秀的显微镜们也在作品中分析中得出这个作品是LG自己的故事的结论。在各种花絮里都能看出在作品沟通的时候,不仅仅是LG提出了小丑和他的哲学这个主线,连需要用一个小演员,要是女孩儿,甚至听说原本的剧本里的玫瑰、棒棒糖等道具线索都是LG说了算。危导也不止一次在花絮里说再难的事情他也会去实现。看过幻乐之城的所有作品,剧本一开始就没有分歧一气呵成的几乎没有,几乎都是到排练的前一天甚至当天早上还在修改剧本,还在更改跑位的,很多摄像都在最后焦头烂额。录制当天其他几组创作团队都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基本上都是改到最后。而LG和危导不管是在现场还是在花絮里,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分歧和对剧本主线的改动。在花絮里,危导一直都是在问LG“你想要什么样的,你想怎么表达,你觉得什么好”这样的模式,然后再加一句,“不管多难我都会把它实现”。在其他作品里,当演员提出一个故事构想以后,由于需要剧组多方调度,故事走向、脚本分镜、跑位道具细节都几乎是导演创作或者是商量着来的,甚至在小鞠的作品里她表示是总导演说了算。而危导作为一个非常有性格和艺术造诣的名导,他台前幕后的态度足以说明这整个故事都是LG自己的故事,所有感情表达都是LG自己的内心,连PIG ONE DRAGON都是LG自己的主意,他只负责想尽办法把它用在细节里。我们自然而然的推断,玫瑰、和本来在剧本里但是后来因为拍摄难度删除的棒棒糖和白色羽毛(据说8.23剧本修改以前这三样道具都在。道听途说未去证实)都是LG自己的主意。对于一个艺术作品来说,如果仅仅是表现人生哲理,没有一个具体的情感来说我觉得不管是人们的共情的程度还是在作品里人物的表现张力都会显得不那么明显。但是《丑》一放出来,我们从LG越过小九月看向深处的眼神、表达,还有一下被抓住、被刺痛的共情程度来看,他一定是某种蓬勃而出的情感。这就好比逻辑漏洞百出的《镇魂》为什么能让我们沉浸代入类似。也是为什么大部分受欢迎的文艺作品都离不开“爱情”主题。而这种呼之欲出,藏也藏不住的情感,带着滤镜看,就是告白。(个人愚见)

3、说说他的欲盖弥彰。

我一直觉得LG和危导谈这个作品的时候都在刻意回避些东西。首先是大家知道的,LG在谈作品核心的时候说没办法说清楚,只说到了生命中会遇到很多贵人这一点,这和当年的“不可深入解析”一样让人意犹未尽。在幻乐的其它作品里,导演和演员们巴不得把作品要表达的东西一五一十的交代给观众,好引起共鸣,了解创作初心。第十期现场,静姐表演完之后,就这个创作初心两人站在台上说了很多很多,虽然都没有剪辑进节目里。而其它作品在开演前的前期沟通里也一定会由导演或演员交代清楚。但是《丑》,那么多花絮和访谈里,俩人全都放的边角料,对于创作核心几乎没怎么提。再说音乐。这部作品里音乐相当讲究。前篇说过,梁翘柏操刀,现场调音用的开场小段,BGM更是世界名曲,《玫瑰人生》又无比符合作品主线无比点题。按照常理,一个唱演节目,音乐自然是重头戏,这么讲究的选曲主创团队和LG几乎只字未提,不能不让我带着滤镜猜想如果提到了玫瑰、提到了小云雀这首歌的深意,就又“无法深入解析了”。而玫瑰这个贯穿始终的重中之重,除了老何在现场以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提出没想到两个大男人会用到这么浪漫的线索,LG和危导对这个创作精华也是只字未提,包括在作品里所有关于玫瑰花瓣的细节都规避掉了。我真的很想听LG告诉我们,这个作品,为什么想到用“玫瑰”啊。再说一个纯脑洞:第一次看花絮危导和LG讨论想法,LG以喜欢小孩子为由,说要用一个小演员,危导说这个小演员很难选,问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一秒回答女孩儿,后面觉得不好意思又自己圆了圆场。我当时一瞬间脑子觉得这反映太快了,快的连导演都有点儿惊讶。我个人总觉得,按照常理,男演员在选对手戏的小演员时候,出于方便也好,舆论也好,男孩子可能会更方便些。而且以LG平时蒙混过关故意慢半拍风格,他这个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反而让我顿了一下。后来我就笑了,当然是女孩儿,难道选男孩儿么?卖花这件事男孩儿女孩儿都行,但是我们假设真的把小九月换成了小男孩儿,你们觉得,什么还能藏得住?以我们的滤镜,一秒代入某人,小澜孩儿就算了,还卖玫瑰花,那不瞬间Fong球了。所以后来他说喜欢女孩儿啊,喜欢孩子是因为受爸爸影响啊,危导接的父亲是他的英雄和崇拜对象之类的就都是又一次自圆其说了。(这部分脑洞略大,看看乐乐就行哈)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表达个我对这俩人尤其是LG的佩服。他的心思深沉,为人又真诚干净,对事又坚定执着,越是去寻找观察,就越觉得他全世界独一无二。哈哈哈兴奋的彩虹屁都吹起来了。还是说一句都是瞎脑洞,圈地自萌啊姐妹们。